pk10官网

北斗星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两不相欠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两不相欠

 好书推荐:
    ‘噗’,陷入了观战场深深的地面中,唐凌在被砸下来的一瞬间,就恢复了所有的行动能力,可那又如何?

    他能感觉到全身的骨头都被折断了,这和之前被束缚的状态有何区别?

    如果,如果不是释放了小种,这一下自己就要死了吧?

    那个怪人是谁?自己和他有什么仇恨吗?为什么下手会那么狠?

    唐凌的脑子发胀,剧烈的撞击让他的思考能力几乎陷入了停滞,他的心中现在只有疑问。

    却不知为何,就是对那铜面怪人涌不起恨意,就只有怒意。

    “唔。”唐龙也闷哼了一声,随着他的这声闷哼,一缕缕鲜血接连不断的从他口中涌出。

    他的情况和唐凌相比,几乎是一模一样,全身的骨头断裂,内脏也受到了伤害。

    他的心中同样也充满了疑问,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对他有如此大的怒意?他是来帮唐凌的吗?似乎不是,唐凌好像也被搞得很惨。

    同样,和唐凌的决斗忽然被打断,唐龙心中也充满了怒意,但偏偏也没有恨意,要恨这个铜面怪人什么呢?

    就在两个人都陷入了重伤,疑问却没有办法思考的时候,铜面怪人从几乎有两米深的坑洞之中,将唐凌和唐龙又同时捞了出来。

    人们看见的是,这两个天才少年就如同两个破垃圾一般的被铜面怪人扔在了地上。

    但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唐凌和唐龙却同时听见了一个微小却怪异的声音:“彼岸没死,也不会死。”

    “但你们如果再为了这样的理由战斗,我就先废了你们。”

    彼岸没死?

    唐凌和唐龙瘫在地上,心中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个声音也许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见,但他们也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来自于铜面怪人。

    他们不知道这个怪人究竟是谁?可是,他的话绝对是值得被相信的。

    以怪人的实力,和莫名其妙的行为来看,就不可能骗他们,也没有骗他们的理由。

    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战斗又如何?他有什么资格废了自己?

    唐凌和唐龙心中都涌起了不服的感觉,奈何此时根本无法动弹,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铜面怪人一步一步离去。

    每一步都带着虚幻的感觉,如同跨越了一小片空间,然后突兀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看着狼狈的唐凌和唐龙,人们没有想到两个人的战局会是如此的结果,竟然被一个怪人出手将两个天才少年都‘废’掉了。

    此时,痴笑小丑又站了出来,稳定了一下情绪说道:“世事总是多变的,不是吗?一群天才在一起,没有故事才是奇怪的事情。”

    “不过,现在重要的是,比赛还是要进行的!围观的天才小家伙们,难道你们不继续挑战了吗?”

    “如果不,那就退出赛场。挑战丰富的奖励可以让你们去黑暗之港有名的修炼室享受一下飞速进步的感觉了。”

    “如果要继续,那就重新回到地狱崖吧。看看吧,两个最耀眼的家伙现在身负重伤,不是你们碾压他俩的好机会吗?要知道,每一分钟的时间都是宝贵的,谁让他们倒霉呢?”

    痴笑小丑真是说着很可恶的话啊,提醒着现在这些天才少年赶紧去占唐凌和唐龙的便宜。

    不然,想要超越他们就太困难了。

    但也不得不说这样的话非常有效果,这些天才少年们一哄而散,就连韩星也只是走到唐凌身边,冲着唐凌点了点头,然后就再次冲回了地狱崖。

    围观人的散了,挑战得以继续进行,观众的注意力自然就被转移了。

    在这时,已经成功控场的痴笑小丑这才叫人悄悄把唐凌和唐龙抬了下去。

    **

    二十分钟。

    痛苦的犹如在地狱中过去了二十年,当所有的邪恶种子终于对彼岸停止了折磨,木罚室的门打开时,深受折磨的彼岸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她,还没有倒下,全凭的是心中那一点希望。

    “你,可以离开星辰议会了。从现在开始,再无任何一个人阻止你。”星辰议长来到了木罚室,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真是残忍啊,如此的一个美人,经过了二十分钟,被折磨的就像一个破布娃娃。

    头部以下,露出的部分,从脖子到手臂,到一截小腿,全部都露着狰狞的伤口。

    那一袭看起来如此圣洁的白色长裙,已经有了许多细小的裂口,而且充斥着血腥味,看起来就像在血池中侵泡了许久才爬上来。

    那美丽的脸啊,虽然没有留下任何伤口,可是苍白的几乎接近于透明。

    真是让人怜惜啊,不知道那个唐凌看见彼岸为了他如此牺牲,心中会是怎么样的感受?也不知道高高在上的龙少,看见心爱的女人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又会是如何的愤怒?

    想起来,星辰议长竟然有些期待这两个少年会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恶趣味。

    星辰议长这样想着。

    而此时,彼岸终于回过了神,快要消失的意识慢慢的回到了脑海之中。

    即便那可怕的刑罚已经结束,但全身上下那像被无数柄细小的利刃切割过的疼痛感,依旧让人痛苦不堪。

    就连皮肤和衣衫最细小的摩擦,都会让人感受到近乎窒息的疼痛。

    但是,真好....

    彼岸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从来冰冷而平静的双眼在那一瞬间就像被注入了世间最柔软的水波...看得星辰议长都愣了一下。

    他从门前让开了位置,下意识的就离彼岸保持了距离。

    他当然清楚这种美丽有多么的致命。

    彼岸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木罚室,尽管每一步都是走的如此痛苦,但她的内心是愉悦的。

    伤口,随着彼岸的走动开始神奇的恢复,只是任谁都能看出来,每恢复一条伤口,都伴随着彼岸的巨大消耗。

    只是恢复了一小半,彼岸苍白的脸上已经全是细密的冷汗。

    “其实,就算你和星辰议会脱离了关系,也可以求得一瓶细胞恢复剂的。”星辰议长忍不住开口提醒了彼岸一句。

    这倒不是他突发好心,而是他怕刑罚太过,将彼岸折磨死了。

    如此巨大的消耗,彼岸再动用能力,是完全有这样的可能的?万一,再伤到了本质,这是会惹怒大人的!

    大人要利用的就是彼岸那可怕的天赋啊...

    想到这里,星辰议长竟然有了一丝害怕的感觉,自己动用星辰刑罚室,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可是,面对星辰议长的提议,彼岸只是淡淡的摇了摇了头,忍着巨大的虚弱和痛苦说道:“不用,从此以后两不相欠,我怎么样来的,我就怎么样走。”

    彼岸没有回头。

    那些还为愈合的伤口,伴随着彼岸的行动,还会时不时的渗出血丝。

    彼岸几乎是一步就会留下一个血色的脚印。

    但她,从心底觉得释然了。

    **

    黑暗之港。

    从生死台挑战开启以后,每一天都是热烈的!

    虽然不像第一天,所有的天才少年都会去挑战,但是每一天多少都会有十几个天才少年去挑战,把地狱崖当成了一种试炼,一种逼迫自己前行的方式,倒也是不错的。

    于是,人们每一天议论的主题都是地狱崖挑战,谁又如何惊艳了?谁又创造了什么样的成绩?

    而一开始最惊艳的两个人,唐凌和唐龙反倒像是被人暂时遗忘了。

    是啊,天才们每天都会做出轰轰烈烈的挑战,谁还会记得身负重伤,连地狱崖都去不了的两个人呢?

    仅仅五天的时间过去。

    唐龙的排名就排在了倒数第二,而唐凌则排在了倒数第一。

    就连洛氏兄妹的成绩都超越了他们。

    无它,毕竟洛氏兄妹是在黄道医馆,医馆的主人黄道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心中的小主意不比黄老板少。

    既然黄老板都想要利用唐凌在地狱崖挑战赛之中大赚一笔,古老板儿又怎么会完全不动心呢?

    在这样的心思下,唐凌即便昏迷着,这古老板儿还悄悄的来了一趟嗔痴楼,抽取了一点唐凌的骨髓。

    他是医道圣手,倒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提前激发洛离的天赋。

    他想要等着洛离一鸣惊人,为他带来可观的收益。

    黑暗之港已经迎来了最冷的十二月。

    虽然不会飘雪,但是不时就会落下的一场细雨,也提醒着人们这一个月,不会太过温暖。

    唐凌此时就睡在自己房间的那间小床上,他还在昏迷中,没有醒来。

    剧烈的撞击当时就撞碎了他的骨头,伤了他的内脏,同样对他的大脑也造成了震荡。

    在当时,是全凭一股意志才清醒着的。

    后来,在听见彼岸不会死,整个人稍许放松了下来后,他几乎和唐龙同时就昏迷了过去。

    黄老板叹息着为唐凌换好了药,心中的鲜血几乎是呈井喷的状态。

    最好的细胞恢复药剂,还配上了一份特殊的又珍贵的强身之方。

    只怕这小子不但不会因为此次受伤而失去什么,反而会因祸得福。

    只是,黄老板就血亏了,但他又不得不这样做,他得罪不起那个人!况且,他还指望着唐凌醒来,能为他把钱赚回来。

    这边,黄老板刚刚离去。

    唐凌的小房间中发出了一声微小的声音,虚掩着的窗户被打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唐凌的房间。
江苏快3 pk10官网 网上百家乐网站 澳门葡京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技巧 澳门皇宫百家乐 百家乐技巧 江苏快3 江苏快三